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www.sdgdww.com

爱欲之交配的理由

爱欲之交配的理由


                (一)
  四点钟,艳一如往常地扭动着丰胰的臀部向ken走了过来。
  记得初次见面,艳火辣地看了ken好一会儿,而ken对于她的印象是身
材丰胰但不肥胖。诱人的五官不时地释放着些许的风騒. 一袭薄薄的丝质连衣裙
更将她呼之欲出的胸部表露无遗,圆润丰胰的半圆形臀部和着性感圆润的休长双
腿强烈地刺激着夏日里本已火热的兽性。
  艳所在的二楼女装部是单独收款的,所以每天的四点钟她都要经过ken所
在的四楼去七楼的总会计室交营业收入。慢慢地他们熟悉了,艳的眼神也慢慢变
得无所顾忌。她不用任何的藉口就问ken的名字。
  而ken知道他在女孩的眼里就像一棵圣诞树一样让她们对他充满着渴望,
却不敢长久地拥有。其实他也很专情,只是他的脸是那么的诱惑引人堕落,而他
的感情世界却又偏偏那么的丰富多彩。
  女人对于这样的男人可能只是想曾经拥有而已。
  一个女孩对ken这样说过,“做为情人,我什么都会给你,但是要做为爱
人,我会尽快离开你!”
  对于艳,ken只是想她的身体。
  于是每一天他会陪着她走一段路,轻抚或拿捏着她丰胰的臀,感受着细腻的
肉感,中指顺着股沟滑向两腿间湿热的中央。
  艳总是在ken的动作持续几秒钟之后轻盈地闪开,继而勾引地看着ken
妩媚地笑着。ken知道只要他说出她想往已久的那句话,他就可以探寻她身体
所有的秘密。
  可是,他只是对她的臀部和那神秘的中央器官之间磨擦的快感感兴趣。
  当ken又要重复动作时,却发现艳的身后跟着一个清丽的女孩。娇嫩修长
的双腿,性感的白晰令他至今仍无法忘记,黑色的短裤显现着她腰部的纤细,短
袖的T恤胸部适度的突起,娇俏的容颜有如天使般美丽。
  在最初的几秒内ken完全迷失了自己。
  艳看出了ken的失态,“哎,眼睛直了,看上人家了?”听了这句话,那
女孩的脸却没理由地红了起来。
  “是啊,你怎么知道?”
  “用不用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我们女装部新来的丽,”艳凑在ken的
耳边说道,“你别操心了,我们本商场已经有好几个人在打她的主意了!”说完
后艳拉着丽的手在ken有些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
  那感觉叫爱吗?尽管他们的目光只有几秒钟的交流,可是ken却觉得彼此
眼神的碰撞却令他如此的意乱情迷,从丽美眸中射出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他有
着从未有过的慌张,她唇角害羞地微微收紧,却又让他无法自拔地迷茫。
  瞬间的羞怯使他迫切地想知道她的背后是否藏有翅膀,因为,传说中属于他
的天使就出现在他的前方,他愿倾其所有只为能依偎在天堂中真爱的身旁……
  以后的日子里ken守侯着丽的出现,他希望属于他的爱的传说可以写在这
个让他无法释怀的夏天。但丽却只是向着ken留恋的张望,他能感到她眼中有
着同样的渴望,但不知为何却不愿释放。这让一向自信的他没有了主张。
  ken曾设法让自己“巧遇”丽,他问她“为什么躲开?”
  丽的回答有些淡淡的神伤“若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要我如何去面对我们人
在同一个地方但心却不在身旁???”
  ken又明白了爱或许并不是完全地拥有对方,当你永久地在她(他)的心
上的某一个地方才是爱真正的意义和方向。
  只是对于丽他不敢也不舍去忘。
  转眼间到了秋天,冬日将至。ken应征去了当时这个城市里的为数不多的
一家五星级酒店。
  离职的那一天,他一直在想如何去和丽道别。
  意外地在人事部他遇见了丽。两个人同时读到了彼此眼中的惊喜。
  “你……?”
  “我是来办离职的,我要去一家五星级酒店工作了。你呢?”
  “我……我年龄太小了,工作没什么意思,我想回家玩一段时间。”
  “喔,那……那样也好!”
  那天的人实在太多了,他想和她多说几句话,却被人群分开。彼此相连的视
线渐渐地被人流阻断。由于时间很紧,他不得不去办理其它相关手续。
  看不到丽的身影,ken的心中充斥着浓浓的悔意。他郁闷地经过二楼的时
侯一个令他终身无法忘记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哎……你……等等我!”
  是丽。她脸上的羞怯如初升的太阳般红润,但她却在众人的目光中坚定地向
他走了过来。
  ken送丽回家。
  等公车的时侯,ken始终注视着丽红润的脸庞,她轻垂着头轻轻依偎在他
的身边,美目不时地害羞地和他做着眼神的交流。
  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手儿轻轻地抬起想去拉他的手却不敢。
  ken看在眼在里,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丽的脸庞在一瞬间呈现出有如春
天般的灿烂。她柔软的小手在他宽大的掌心中释放着纯纯的温柔。
  “明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去看电影?”
  “好啊,几点钟?”
  “十点钟,可以吗?”
  “嗯,我等你!”
  当丽花枝招展地出现在ken的面前,他不禁感叹上天对他的眷恋。阳光中
的她如初绽的鲜花一般地娇艳。
  坐在影院的包箱里,ken搂着身边微微发抖的丽。却没有一丝的陌生。丽
轻偎在ken的身旁,ken想像着丽身体的模样,他迫切地想触摸她的一切,
因为爱使恋爱中的男女对彼此的身体有着无限的畅想。
  ken的手轻解开她腰带的束缚,穿越层层的障碍将手儿伸向梦想的天堂,
卷曲湿润的毛发让他的手留恋地徜徉,穿行在幽幽的山谷之中,温热的泉水却令
他忘记了身在何方。嫩爽的感觉更让他相信了神无处不在的思想。
  丽的唇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我……我受不了了!”
  ken抽出了沾满圣水的手指,充满柔情地拥住了她温热的躯体,丽的唇珍
珠般的光彩在黑暗中发散出圣洁的光让他至今每每想起仍是无限的迷茫。
  怀中的温软身体使他的欲望不断地澎涨,不断地发出处子特有的幽香令他几
乎无法自持。他无法自拔地吻她湿热的双唇,刹那间电流般的快感随着沸腾的血
液急速地向着周身漫延开来。
  抑制不住的狂乱心跳更是有如密集的春雷在不断起伏的胸口炸响。他贪婪地
吮吸着她甜美的津液,肆意地挑逗着那柔软的香舌,手儿则在她丰满的娇乳上尽
情地释放着他的痴狂。
  在彼此浓重的喘息中,ken轻吻着丽的耳垂“我爱……”说完他将耳朵放
在了丽的唇边,“你……”丽娇喘涟涟却底气十足地对着ken的耳朵说道。
  每天的傍晚,他会风雨不改地来和丽见面。在一个图书馆的无人走廊中激情
拥吻,并不厌其烦地为丽做着胸部保健。
  为了可以有进一步的行动,他们的约会地点改为了一家小影院的包箱里。
  选择这里的原因是包箱里非常隐蔽,有什么动作也不容易被人发现。于是忘
了是哪一天,一样的时间和地点。他们相拥而坐,丽侧身坐在ken的怀中。
  ken将丽的胸衣掀起,忘情地吮吸着丽丰满的娇乳,同时手也在娇乳上做
足了功课。
  丽那天呻吟声也特别地惹火。ken将丽的的双腿轻轻地抬起,将她的腰带
轻轻地解开,慢慢地拉开她长裤前端的拉琏,小小的粉红色内裤全完地呈现在眼
前,他抑制不住地冲动将她的长裤缓缓地拉至大腿根部,丽也配合地轻抬起圆润
的丰臀。
  雪白和粉红的刺激不禁让人讨厌理智的存在。
  ken吻着丽的腰部,感觉着她身体的一阵阵战栗。
  他的舌轻舔着她的大腿内侧,她性感的两腿之间飘散着一种令人终身难忘使
下体迅速站立的神秘花香,像一团迷雾般在他的面前若即若离。
  皮肤则由于这刺激产生了小小颗粒样的突起。
  隔着薄薄的内裤在丽特有的芬芳气息的诱惑下,ken用鼻子的前端缓缓地
挤压着她白腻双腿间的突起的中央,感觉着薄薄的布片慢慢地由淡淡的湿润变得
风光尽现。
  慢慢地掀起内裤的底部,粉红的花瓣中不断地涌出粘滑的花蜜,在昏暗的光
线下却显现出有如泉水般的清澈!
  在她充满溺爱却有些许迷茫的目光中,他将雄壮轻轻地释放。硕大的顶端蜻
蜓点水般地轻触着花瓣中的涓涓清泉,任那火热的感觉在周身漫延。
  之后便在她的默许下由上至下地探寻着她那青翠山谷的神密,所到之处那温
热的火烫令他无法不为之疯狂!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充斥着他所有的神经。
  在丽断断续续的急促喘息声中,ken感到下体已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它
在此时产生的强烈销魂快感的指引下下意识地冲向令人痴狂的神秘之源。
  当雄壮浅浅地进入丽那从来不曾有人踏足的、小小长廊的入口处试探着徘徊
时,顶端被嫩滑的腔道夹以粘热的汁液紧紧地簇拥着,纯洁的快感令他野性的情
欲无边地扩张。
  ken不禁抬起头看着丽,她柔美的脸庞呈现着天使般的光芒,侊偬中她已
对他张开了翅膀,迎接着他这只迷途的羔羊并任由他的兽性在这里肆意地释放。
  可此时情欲已完全地主导了他的思想,他要进入那神秘花园,他要探寻那禁
地里的每一寸地方,他要通过他热情的浇灌使罂粟一样的情欲之花在丽那魔幻的
花园中尽情地绽放。
  无法控制的用力缓缓的进入,魔杖的硕大椭圆迎着粘热的汁液轻推开微张的
花瓣,血液炥腾着冲向头顶,即使是丽小嘴中那甜美的津液也无法为他的冲动降
温。

  ken魔幻的欲望不断地澎涨,随着丽在他耳边的一声轻叫,雄壮的顶端遇
到一层花环的阻挡,啊!天,她仍是完壁!!!
  但她又那么的骄纵他的疯狂,ken慢慢伏在了丽不断起伏的圣洁的胸膛,
丽则伸出藕荷般的手臂将他婴儿一样地轻轻地拥抱。他又一次全无了思想,身体
的渴望渐渐强壮。
  ken的下体慢慢地又在丽沾满露水的花辨中轻轻地抽动着,只是他不敢再
去触动那腔道中的花环,一股股温热的粘滑花蜜从幽径中涌出,ken将下体在
充斥清泉的山间涂满了圣水,下体却又下意识地在那幽径的入口处留恋地徘徊,
他想进入,但他不要在这样的环境下摘取那圣洁的花环。
  所以他只是狂乱地奔走于花城的边缘。随着ken下体的浅浅却又急促地抽
动,丽也陷入了性爱的欲望旋流中。从她小巧的鼻翼中传出的轻声呻吟,加上雄
壮顶端不断涌入的电流般的快感,几乎使ken想要不顾一切地攻入那座神秘之
城,可每到城门之时丽吃痛的轻叫又让ken止住了脚步。此时积聚在小腹的热
情已澎涨到了极点,他需要释放。
  ken将丽的双腿轻轻地压在了她的胸前,用身体把下体压入丽粘滑温热的
山间,同时也压在了她的欢乐顶点之源,大力地上下穿行于山谷的两端,虽不能
进入腔道,但也同样有着性的快感。
  丽则勾住了他的脖子,准备迎接着进入的危险。
  在热情即将释放之际将魔杖顶在了禁忌之城的门前,阵阵的颤栗之后,少许
的白色热情已渗入了幽径,他轻轻地伏在了丽的胸口。
  ken提上长裤坐直了身体,看着白色的热情充斥着幽径的入口和绽放的粉
红花瓣之间,还有一部分溢出顺着圆润的臀部的缝隙缓缓地流下。散发着欲望的
腥味。
  ken拿出纸巾想帮丽擦拭,丽却抓住他的手轻轻摇了摇头,在他的注视下
羞怯地将长裤穿好,坐在ken的双腿上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吹气如兰
而又细不可闻地说了声“我爱你”。之后就像小猫一样用她那火烫的脸庞和ke
n的面孔轻轻地磨擦着,轻吻着他的唇。
  ken送给丽一张陈淑华的CD,他要她每一天都能像其中的一首歌中唱到
的一样,“说吧,说你爱我吧!”
  他要得到他所能触到的她全部的身体。

  爱令恋爱中的人疯狂。

  从未写过情书的ken却像个小男孩一样写了一封火烫的情书用特快专递寄
给了丽。

  我来了。
  只能,
  站在你的窗前静静地等待。
  为了,
  看到窗内你眼中的光彩。
  如何,
  让你明白发自我心中狂热的炽爱。
  若,
  有一天我离开了,
  只因为,
  窗内, 你的身影不再!

  还是在影院的包间中,丽对ken说这是她收到过的最让她喜欢的情书,她
有好几天都是把它拥在怀中睡去。为此姐姐笑了她长一段时间。ken开玩地问
道:“你把那封信拥在怀里,写信的人呢?”

  丽伸出手臂将ken紧紧地搂在怀中轻轻地躺在了沙发上,用她迷一样的唇
深深地吻住了ken,双手伸进ken的衣服中抚摸着他宽阔的背膀,随着被丽
吮吸过去的津液和她在口中不断蠕动的香滑的舌ken的欲望狂乱地升腾,他着
魔一般地将丽的长裤脱下,将她的一条玉腿轻轻搬起,把裸露的魔杖隔着丽那早
已被汁液浸透的小小内裤压在了风光尽现的快乐之城疯狂地搓动着。

  后排情侣的窃窃私语不时地传来,只要他们站起身来就可以发现前面正在进
行的秘密。

  在这种禁忌的氛围中,粘热的蜜汁不时地从丽的花丛深处喷涌而出,ken
的魔杖亦不时地从丽粘滑的内裤边缘进入到城池的边缘胡乱地冲撞,快感如潮水
般地不可阻挡。偏偏在这时又从丽微张的美目中射出了点点火烫的情欲之光,使
得ken放弃了最后的理智的抵抗。

  他粗暴地扯下丽小巧的包裹,挺拔的魔杖下意识地大力地冲向了那绽放的花
瓣中充满了魔力的神秘中央,硕大的椭圆顶端被一圈嫩肉所阻挡,但在此时原始
的欲望驱使下加上滑爽汁液的润滑魔杖的进攻势不可挡,狂暴的抽插进攻和着节
节的进入,魔杖已进入了小半段的范围,所到之处紧固的簇拥伴着沾液将开天般
的快感传递给雄壮的每一根神经,恍惚中ken相信他的身体已如风一样在无垠
的天际自由地飞翔。他像野兽一样在丽的耳边低声嘶吼。

  丽则时而发出销魂的低声呻吟,时而紧咬着嘴唇,她的双手无力地想推开k
en,迎来的却是ken更为有力的抽插,她只有在他的一次次攻入中陷落。

  好半天丽无力而又羞涩地在ken耳边轻声问道:“那……啊……那里……
也……可以吗??”

  ken挺直了身体,眼前的一切使他的兽欲烟火一般漫天飞扬,暗淡的光线
下,丽两腿间的青青草原雨后般润泽闪亮,欢乐之城的欲望之门微微张开,散发
着诱惑的光,而ken那根粗大的魔杖却耸立在圆圆的臀部中那已被大大撑开原
本小巧的菊花中央。

  性感的玉腿和诱人的股沟在爱液的衬托下闪烁着令人迷失的闪亮!!!

  “不可以!”ken轻声说道。

  他想控制,但魔杖却无意识地更为狂野地一次次地冲击着沸腾的欲望所指引
的方向,为了缓解丽的疼痛,他的手只好去开动森林源头的欢乐引挚。而从丽的
口中传出发自身体深处的声响让ken再也分不出哪些是快乐哪些是痛楚。

  在热情即将喷薄而出的时侯他又一次将硕大的椭圆最大限度地顶在了天堂的
入口处,在阵阵悸动中,他知道一部分的热情进入了幽径,他的体液又一次的在
丽的身体内轻盈地流淌。

  ken怜爱地将丽拥在怀中,他的手轻抚着丽圆润的臀部,不时地轻揉着中
央的小巧菊花,两个人将舌伸出口外相互撩拨着。

  “还痛吗?”ken轻声地问道。

  “嗯,还有一点。”丽娇怯地说道。

  “下次不会了!”丽坐直了身体将ken的耳垂含在了口中慢慢地吮吸着。

  柔韧的身体轻轻地贴在了ken的身上,ken的下体又一次着魔般地粗壮
升腾着顶向那刚刚错过的亮点。

  看着天空中朵朵的云彩,ken觉得是该采摘的时侯了,他已经不想再等待
了。

  ken买了一条真丝手帕,看着闪亮的白色他不禁想到即将在上面绽放娇艳
的点点耀眼红色。

  由于家里很少有人在,ken把丽带到了家里。在进门之前,丽像个待嫁的
新娘一样在羞涩在站在门口,扭怩着对正在开门的ken羞答答地说道:“抱抱
我,好吗?”ken淡淡地一笑,将丽紧紧的拥在怀里。

  丽径直走到了ken的房间,脱去外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轻轻地扭
动着纤腰下挺翘的圆臀,完美弧线的忽隐忽现使人抑制不住的迷乱。虽然她看着
窗外的风景但她的胸部仍是让ken察觉到一次比一次更为强烈的起伏。

  他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她,吻着她的脖胫和小巧的耳垂,双手轻轻地揉搓着那
对丰满的娇乳,感觉着她的胸口愈来愈大的起伏。

  丽转过头来用舌尖轻舔着ken的面颊和他的耳朵,在他的耳边呼出湿热的
气息,“你不想把它放进去吗?”

  说话间丽靠在他的怀里向后伸出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而她那饱满的胸部也
因此更加的突出。

  ken则用早已挺立的粗壮,隔着两人薄薄的衣物在丽的股沟中温柔地顶动
着。

  ken将丽的衣服慢慢地解开,捉住了微微颤动的乳房技巧性地揉搓着,拿
捏着渐渐挺立的乳头。

  丽动情地扳着ken的头,用她充满渴望的双唇挑逗般地与他的唇轻触着。

  ken的双手沿着丽纤细的蜂腰向下磨移着,解开了束在她腰上的禁固后将
手伸进了小小内裤中双腿的交汇处,在飘满湿热迷雾的雨林里,在泥泞的青翠山
谷中找到了那突起的起动开关缓缓地按动着将丽沸腾的欲望点燃。

  丽几乎无法自已,她的圆润的双腿紧紧地夹着ken那只释放诱惑的手不安
地扭动着,身体的热度随着欲望一同急速地上升。

  ken将她长裤拨落到脚边,用另一只手揽住丽的腰部向上轻轻一提,将她
已经可以拧出水的细细内裤底边向一旁拨开,从后面将那根早已粗壮的魔杖沿着
诱人的股沟慢慢前行,在丽双腿间的丛林中露出了硕大的椭圆。

  ken用丽内裤的底部兜住了它,然后轻轻地挺动腰身前后耸动着,一点点
的,粗大的魔杖嵌入了春潮涌动的山间,他将双手放在丽的腰间固定住内裤的两
端,便大力前后挺动撞击着她混圆秀美的臀享受着魔杖上部在花瓣间沐浴花蜜的
兴奋和丽内裤底部带来的湿滑磨擦的快感。

  丽双手扶着窗口掂着脚尖迎合着ken,不时羞涩地向下望着两个人器官之
间的精彩演出,虽然魔杖未进入那魔力的花环但已是无法抑制的快感。

  ken感觉着从伊甸园的销魂通道中如潮水般喷涌而出的粘热汁液暖暖的浇
在不知疲倦地游走于暴雨冲刷着的泥泞山间中的粗壮上端,硕大的椭圆顶端边缘
在两片花瓣中滑过一次次的启动着欢乐的引擎开关所发出的电流不时地引发着欲
望的再次狂乱。

  魔杖将粘粘的圣水带到了丽已满是水渍的诱人股沟和小巧的粉红菊门,及两
旁白腻混圆的臀部,在ken的大力耸动下渐渐地发出了连续的“啪……啪……
啪……”的撞击响声。

  在视觉,感觉和听觉的三重刺激下,丽的轻声呻吟又恰似鼓励的呼唤令人几
近颠狂!她的身体发出阵阵的颤栗,一股股更为粘稠的白色混合物从她的幽径中
喷薄而出,随着魔杖的前后运动分布在了两人的下体之上。

  此时弥漫在两人之间的是欲望深处原始起点的阵阵风烟。

  ken拦腰抱起了丽将她扔在了他那张大床上,他的手粗暴地从丽并起的双
腿间撕下满是水渍的小巧布片扔在了一边,之后在最快的时间使自己变得赤祼,
两腿间高高竖起的粗壮在丽白晰的胴体前炫耀着它不可一视的帝王尊严。

  丽在ken的赤祼面前羞涩地微闭着双眸,天使一样的娇艳面容配着性感的
身材令人着魔。

  他能感觉到她在圣典来临前身体下意识地轻颤,而当他攀上丽诱人身体的时
侯兴奋神经已突破了所能承受的极限,肉体间的相互磨擦让两个人知道了什么才
是快乐无终点,器官之间的粘滑地接触使得欲望再闪耀眼的绚烂。

  未经人事的丽像个玩偶般在ken的身下茫然地承受着他有些失控的肢体语
言。

  ken贪婪地抚摸亲吻着丽身体的每一寸白晰肌肤,感受着丽在他每一个不
同的亲吻过后,每一寸被他亲吻过的不同的部位和丽不同的反应和不同的呻吟,
最后他无法逃脱丽圆润白嫩的双腿间那一片分布着丝丝黑色的绽放粉红的诱惑,
在他的眼里这是一片圣洁的净土,但此时却又是使人无法自己的世间最为纯美的
图画。他分开丽性感的双腿,粗大的魔杖进入了泥泞的山间,硕大的椭圆沿着潮
水冲刷过的谷底来到了花丛深处从未被他人涉足的门前。


  ken浅浅地轻叩着门栓。他抬起头见到的是丽和他一样的茫然,但却有着
和自己一样的渴望在她精致的面容间害羞地呈现,这给了还有些犹豫的他进入的
勇气。

  粗大的魔杖在腰身的作用下缓缓地进入,腔道顶端和着粘热蜜汁的包裹使得
ken再次飞上了云端,柔和的风轻轻地吹拂着全身让轻快的感觉尽情的舒展。

  丽双腿间微张的玫瑰花瓣,在汁液的滋润下散发着夺目的娇艳也仿佛催促着
ken指引着战马奋蹄扬鞭。

  在圣殿的门前,他迎着风雨义无反顾地奋勇向前,推开了那扇通往桃源的大
门,粗大的魔杖在瞬间穿过了那粘满了晶莹的露滴用纯洁交织而成的花环,迷失
在了仙境之源。

  而丽由于巨大侵入的刺痛,轻轻却又无力地扭动的胴体做着无谓的躲避。

  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已静止,ken觉得自己正站在高高的山尖,张开手臀迎
着温暖的风俯瞰着青翠的大地,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仙境之源,耳边传来的是丽那
远在天边的轻声呼唤,魔杖在仙境中被紧紧的簇拥着缓缓地穿行,温热的清泉秀
美的景色让他无尽地留恋,那绽放的粉红花瓣渴求着他的浇灌,白嫩的胸前两颗
粉红色的焦点发出的振颤如雨点纷落在平静的水面所激起的阵阵涟漪。

  他要用所有热情的腥腥点点在丽的花宫中写下爱情不恒久不变的誓言,迸发
出生命中最为辉煌的灿烂。

  当ken再次起身时,看到的是白色丝巾上眩目的图案!